网站位置: 首页 > 首 页 > 拍卖知识 >

抗疫法律贴士 | 拍卖法律文书怎样网上签署?

发布时间 2020-02-28    浏览次数    字体: []

       在全民抵御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网络拍卖的重要性和战略意义更加明显。拍卖活动参加者应当积极响应协会的倡导,通过网络拍卖为这场“战疫”贡献力量,对冲疫情带来的业务影响。

那么问题来了,拍卖法律文书能不能网上签署,如何签署?以下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法律咨询委员会委员于国富律师带来详细解答。


Q.通过网络形式进行拍卖其结果是否有效?

      近年来,网络拍卖在国内外已经获得广泛认可。我国已经形成了以《拍卖法》、《电子签名法》、《电子商务法》等法律法规,以及《网络拍卖规程》(GB/T 32674-2016)等国家标准、

规范化文件为重要内容的网络拍卖规则体系。

      在此基础上,只要网络拍卖的程序与操作办法符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网络拍卖规程》,就能切实维护网络拍卖活动参与各方的权益,其效力可以得到法律确认。

Q:通过网络拍卖形式举办拍卖活动,相关合同是否可以网上签署?
     拍卖活动是一项法律性很强的商务活动。在整个拍卖流程中,涉及到委托拍卖合同、竞买合同、成交确认书等合同文书。

     根据《电子签名法》第三条规定:“民事活动中的合同或者其他文件、单证等文书,当事人可以约定使用或者不使用电子签名、数据电文。当事人约定使用电子签名、数据电文的文书,不得

仅因为其采用电子签名、数据电文的形式而否定其法律效力”。

    《电子商务法》第四十八条还规定,电子商务当事人使用自动信息系统订立或者履行合同的行为对使用该系统的当事人具有法律效力。在电子商务中推定当事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

      因此,网络拍卖活动的相关合同是可以通过网络平台自动信息系统签署和订立的。

Q&A怎样签署电子合同或成交确认书才符合法律规定要求?

      对于电子文书的签署方式,法律法规有明确的规定。只要符合法律规定要求的条件和程序,就可以使电子文书有效签署。从形式上看,根据《电子签名法》第四条,“能够有形地表现所载

内容,并可以随时调取查用的数据电文,视为符合法律、法规要求的书面形式”。由此可见,通过电子方式签署的,可以根据需要调取查用的电子合同和《成交确认书》可以与通常线下签订的

纸质合同和成交确认书等效,符合拍卖法对相关合同和《成交确认书》的形式要求。

      若拍卖企业通过中拍平台等合法设立的网拍平台上开展业务,通过该平台签订并存储的电子文书通常具有更高的中立性和客观性,进一步加强电子文书的法律效力。


有没有不宜采取电子文书方式签署协议的特殊类型拍卖交易?

     《电子签名法》和其他的一些法律法规对一些特殊的交易活动有特殊规定。例如,根据《电子签名法》第三条第三款,以下法律文书的签署不宜采用电子文书形式进行:
(一)涉及婚姻、收养、继承等人身关系的;
(二)涉及土地、房屋等不动产权益转让的;
(三)涉及停止供水、供热、供气、供电等公用事业服务的;
(四)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不适用电子文书的其他情形。

      因此,若拍卖活动“涉及土地、房屋等不动产权益转让”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不适用电子文书的其他情形,则不应单纯依赖电子文书进行。这种情况下,建议拍卖企业在网拍之后另行签

署成交确认书。疫情期间,为减少人员接触,可以采取通过邮递文本方式来签署协议。


以往有拍卖企业会在网拍完成后要求买受人线下再次签署成交确认书,这种做法是否必要?

     如前所述,只要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条件和程序,成交确认书等电子文书即具备法律承认的形式要件。部分企业要求线下再次签署成交确认书,其出发点主要在于便利存档和纠纷举证。

在新冠疫情尚未完全消除的背景下,建议企业尽量减少不必要的线下活动,做好自身防护,支持国家的决策部署。

      除依托网拍系统自动订立的电子文书外,其他法律文件或者合同可否通过电子邮件、微信等形式签订?

      根据《合同法》第十一条,合同的书面形式是指合同书、信件和数据电文(包括电报、电传、传真、电子数据交换和电子邮件)等可以有形地表现所载内容的形式。因此,电子邮件已经是

合同法明确确认的书面形式的一种。而微信这一电子通讯工具相对合同法而言是新生事物,并未被明确写入合同法中。但是,当事人通过微信作出的意思表示,仍然可以作为证据使用。在具备

合同法规定的要约和承诺过程及必要内容和条件的情况下,可以作为一种签约形式。

     最近,最高人民法院修订后的《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对此有进一步的细化规定,摘录如下:
      第十四条  电子数据包括下列信息、电子文件:
(一)网页、博客、微博客等网络平台发布的信息;
(二)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即时通信、通讯群组等网络应用服务的通信信息;
(三)用户注册信息、身份认证信息、电子交易记录、通信记录、登录日志等信息;
(四)文档、图片、音频、视频、数字证书、计算机程序等电子文件;
(五)其他以数字化形式存储、处理、传输的能够证明案件事实的信息。
     第十五条  当事人以视听资料作为证据的,应当提供存储该视听资料的原始载体。
     当事人以电子数据作为证据的,应当提供原件。电子数据的制作者制作的与原件一致的副本,或者直接来源于电子数据的打印件或其他可以显示、识别的输出介质,视为电子数据的原件。
      第九十四条  电子数据存在下列情形的,人民法院可以确认其真实性,但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的除外:
(一)由当事人提交或者保管的于己不利的电子数据;
(二)由记录和保存电子数据的中立第三方平台提供或者确认的;
(三)在正常业务活动中形成的;
(四)以档案管理方式保管的;
(五)以当事人约定的方式保存、传输、提取的。
       电子数据的内容经公证机关公证的,人民法院应当确认其真实性,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